长沙9岁男童上学路上的致命邂逅 _粉丝海米芹菜汤网

      <kbd id='QF5CH'></kbd><address id='uhWeH'><style id='2VQx2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mKnQQ'></button>

         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
          长沙9岁男童上学路上的致命邂逅

          点击:72581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澎湃新闻记者 蒋格伟

            长沙9岁男童罗琪(化名)与冯小华(化名)在电梯厅相遇,竟成了一次致命邂逅。

            罗琪被冯小华追赶后骑打,最后机械性窒息死亡。这起发生在11月5日下午长沙雨花区汇成上筑小区的命案,让两个原本不容易的家庭变得灰暗,受到无法愈合的重创。

            在罗琪父亲眼里,儿子打小聪明,学习成绩好,在罗家长辈看来,孩子是全能型的“学霸”。

            冯小华的父母则为了让患有精神疾病的儿子能坚持用冷饭服药,怕儿子起疑心,不惜编造谎言,夫妻俩跟着儿子吃了9年的冷饭。

            直到今年春天,冯益(化名)夫妻感觉儿子冯小华已康复,不再往冷饭里拌药。

            罗琪遭遇冯小华的19分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?两者有着怎样的人生?

            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记者11月9日走进两个家庭和办案单位,试图还原在这起悲剧事件里的人物画像。

            事后5天后,罗琪妈妈始终不愿相信儿子已经离开。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蒋格伟 图

            9岁的全能“学霸”

            长沙汇城上筑小区,位于雨花区雅塘村的一角,是一幢有10年房龄的次新小区。这块原来是某国企的单位房,老房子没拆迁,就在周边盖起了商品房。

            由于地处城中心,老房子里有不少租户。

            2010年出生的罗琪,约1.3米的个头,打小聪明活泼。

          9岁男孩罗琪生前照片

            罗琪一家来自新化县石冲口镇大团村。在他出生后不久,爸爸妈妈就从老家来到长沙,夫妻俩一开始靠打零工维持生活,“想着省会城市的教育条件应该比老家好,我们都没读什么书,希望让孩子多读点书”。

            罗琪爸爸说,孩子上小学后,他们就从棚户区的出租屋搬了出来,咬牙租了现在的汇城上筑小区老房子14栋的顶楼一套三室一厅房子。尽管每月房租要花掉他一半的工资,但夫妻俩认为值得。

            澎湃新闻记者在这套出租房里看到,房内外都破旧简陋,电视机和冰箱、家具都是老旧的。客厅的墙壁上,罗琪从幼儿园一直到四年级获得的十多张奖状,俨然成为了这个艰难家庭的骄傲。

          罗琪获取的奖状

            开始读书后,罗琪成了罗家长辈们眼中全能型的“学霸”:跑步第一名;文化成绩在班上一直名列前两名,数学计算机能力竞赛特等奖、“雅思”好少年、故事大王、学习标兵、词语小达人........。。

            罗琪班主任在接受《北京青年报》采访时对罗琪评价很高,爱学习、很自律。自习时间,经常看到他安静地坐在位子上看书,是班里为数不多的能“坐得住”的男孩子。今年9月开学,罗琪刚被推举为体育委员,体育王老师觉得他很好学,会为了喊好口令特地来讨教,“他是那种有些调皮,但能收得住的男孩子”。

            在汇城上筑,罗琪有一个最好的朋友,女孩童敏(化名)。两人从一年级开始同班,每天结伴上学,雷打不动。总是罗琪走到童敏住的单元楼下,喊“童敏,童敏”。

            这一天也不例外。

            11月5日,罗琪如平日一般,回家吃中餐。饭间,他告诉爸妈,期中考试成绩出来了,又考了班上前三。罗父说,慢慢吃,成绩重要,身体更重要。

            13点27分左右,罗琪吃完中饭,下楼向童敏所住的5栋走去。

            拒绝服药的“武疯子”

            冯小华,1989年出生于河南安阳市滑县的一个偏远农村。事发时,身高1米8,体重200余斤。

            他生命里的前19年,精神方面无异样,直到2008年。

            这一年秋季,读高三寄宿的冯小华突然电话给在家务农的母亲,希望母亲能来学校把自己接回去,因为班上两个同学打架,双方都希望他出面证明是对方先动手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            母亲随后赶往学校,经班主任证实,冯小华向母亲讲述的事子虚乌有。母亲追问冯小华,他说晚上睡不着,耳朵里时而有“知了声”,时而“有人和他说话”。

            班主任告诉冯小华母亲,孩子最近老一个人发呆,上课走神,建议带回去看医生。

            此后,在北京工地打工的父亲冯益赶回老家,带着冯小华去治疗“耳鸣”。先是到了滑县县城一个医院治疗后未见好转,后转到临近的延津县某卫生院治疗。

            2009年,冯小华身体出现好转,来到父亲所在的北京工地打工。在起初的几个月里,儿子打工很卖力,每个月都会将工资交给父亲保管。

            一次偶然机会,冯益听到工地同事私下议论其儿子“脑袋有问题”。儿子坚称自己无病,冯益不放心,带儿子回到了家乡。

            回家后,经人介绍,冯家拿出了家里积蓄12万元作为礼金和婚庆开支,给儿子娶了一个本县的姑娘。起初,两人关系融洽,一年后矛盾开始产生。夫妻经常吵架,甚至动手。闹得最凶的一次,儿媳住回了娘家。

            冯小华去岳母家接妻子,却独自回了家。回家后,要么把自己关在房间喃喃自语,要么就独自出门。每次都被冯益骑摩托车找回。

            谈到儿媳,冯益不悦,“结婚花了12万元,连摩托车都是买的3800元的,结婚证没有打,在冯家住了一年就回去了。”

            儿媳每次来冯家取物件回娘家,冯益总躲出门。后来,儿媳不再来了,冯小华再一次变得不正常。冯益夫妇介绍,2010年冯小华两次在河南省一家精神病医院就诊,一次4个月,一次2个月。这一次,冯益知道儿子得的病叫“精神分裂症”,并不是“耳鸣”。

            约2012年末,父母带着儿子来到长沙,投奔本科毕业后在长沙工作的女儿女婿。

            冯益夫妻从2010年儿子第二次出院后,每日按医生叮嘱给他吃药,而儿子坚称自己病好了,拒绝再服药。

            为了让儿子坚持吃药,冯母编了一个谎言称自己肠胃怕烫,只能吃冷饭。真相是,儿子所服精神病药只有拌在冷饭里才会有疗效。

            这个“谎言”持续了9年之久。冯母每次提前把饭煮熟,连锅放冷水里降温,等饭凉了给儿子盛出一碗拌上医治精神病的药物,端给他。

            怕儿子起疑,冯益夫妻跟着儿子吃了9年的冷饭。

            直到2019年春天,冯益夫妻感觉儿子已康复,不再往儿子冷饭里拌药。

            冯益说,在河南滑县和长沙,他均未到相关部门登记过儿子有精神病史。在长沙这些年,每个月千元药费都是靠开“摩的”和打临工来维系。

            10月30日,冯益带着妻儿从常德市打短工回到长沙。在长沙岳麓区女儿家新房内住了一晚后,考虑到和女儿一家住一起拥挤,11月1日,他带着妻儿搬到女儿在事发小区的小房子住。

            11月5日约12点30分,午餐后。

            冯益要骑电动车去换电池,老伴搭他的顺路车出去找下工作。临出门,夫妻俩叮嘱冯小华,“我们没有带钥匙,你在家待着,别出去。”

            但冯小华还是独自走出了家门。

            生死19分钟

            11月5日下午13点30分,罗琪来到童敏所住的小区5栋电梯厅。

            此时,冯小华从5栋姐姐家出来,手持一把长约20厘米的改锥,乘坐电梯下到电梯厅,与罗琪相遇。

          冯小华与罗琪相遇的电梯厅

            小区监控显示,罗琪从电梯厅跑出,冯小华手持改锥追赶。罗琪拼命往电梯厅前坪跑,试图跑过前坪的左侧台阶,向小区的主干道逃跑。

            电梯厅里的监控并没有接入小区监控系统,在电梯厅相遇的几十秒到底发生过什么,成了命案的关键之一。

            罗琪绊倒在上台阶后的主干道左侧,被追来的冯小华骑在身下。监控显示,因为罗琪绊倒地方,正前方有一辆小车停靠,倒地的右前方约20米的监控里,只能看到冯小华赤脚和一侧背影,而在监控里只能看到罗琪的双脚。

          罗琪在逃跑过程中在台阶上绊倒

            视频里,冯小华用手快速捶打着胯下的罗琪;罗琪双腿挣扎,不到90秒,停止了挣扎。

          罗琪被殴打致死的地点(靠近铁杆蜡烛处 )。

            小区监控显示,从罗琪绊倒后被骑打的近90秒内,现场无路人经过。

          罗琪被殴打地约20米外的监控摄像头

            11月9日下午,办案民警向澎湃新闻介绍,13点33分左右,开始有路人经过;13点36分,长沙市110中心接到第一个市民报警。

            报警市民称,“现在在雨花区汇成上筑小区内有大人打小孩,不知道是不是父亲教训儿子。”

            110接线员根据第一个报警市民提供的信息,简单记录后录入系统,注明“三级警情,不需要派救护车”。

            约13点37分,案发地辖区的雨花亭派出所接到平台报警,派出两名民警于13点49分到达案发地。

            紧接着,110中心又接到7个市民报警电话,说“小孩好像被疯子打死了”。

            110中心接线员预判警情升级,由最初预判的一般治安案件可能转变成刑事案件。雨花亭派出所增派两人于13点59分到达现场。

            9日下午2点半左右,澎湃新闻记者与警车重走当日雨花亭派出所民警处警路线,经过4个红绿灯,耗时13分钟。

            在民警到达案发现场之前的致命19分钟备受关注。

            李先生是小区里负责外墙装修的工人。他自称是到案发地的第二人。他工作的位置距离事发地点约40米,发现有小孩被骑打。他赶到现场时,罗琪的舌头伸了出来,脸色惨白。

            李先生试图怒吼镇住冯小华,未果;又欲上前推开,反而被冯小华手中对着他挥舞的改锥镇住。

            李先生向工友求援手。工友带来木棍和防坠网,欲将冯小华制服。

            “起初凶手比较安静,人多后,变得狂躁起来,嘶叫,挥舞手中改锥。我们试图靠近,凶手拿改锥朝自己胸口捅。”李先生回忆,看小孩已经死了,若强行上,可能造成凶手自残,我们也有麻烦;不是不去救,是已经晚了。

            小区保安辩称,当时在离事发地250米远的保安亭,发现后,看到冯小华手持改锥,途中折返取网,耽误了时间。

            有案发时现场居民表示,以为是父亲教训儿子;也有的说现场多数是60到70岁的老人,面对身强力壮持有凶器的凶手有心无力,只能拨打110,或是就近求援。

            处警民警向澎湃新闻证实,到达现场后看到案发现场有防坠网和数根木棍。

            嫌疑人称“要保护好宝剑”

            案发时,冯益接到女婿电话称儿子在小区内打人,他匆忙骑电动车从维修店赶到小区案发地。

            13点49分,看到现场情形的冯益从电动车上跳下,冲上前将儿子手中改锥夺下,在小区保安和围观群众的合力下,才将冯小华架开按倒在地。

            “被按倒后,不少围观的人上来踢他,我用身体护着,还挨了几脚踢。”冯益回忆,儿子被制服后,很多围观群众叫嚷着,“打死这个疯子”。

            几乎就在同时,罗琪父母也赶到了现场。

            冯小华被四名处警民警直接带到了雨花分局的执法办案区。11月9日,@雨花公安 通报称冯小华已被刑事拘留,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。

            “手中拿着改锥,比划着,突然脑海里有个声音告诉他,这个就是冯家的传世宝剑,他要保护好宝剑,那男孩想要抢走宝剑,他要和他比试,捍卫家传宝剑......。。”这是冯小华被抓后,唯一一次情绪稍微平稳时,向办案单位交代的自己“追杀”罗琪的动机。

            警方人士介绍,作案动机尚不能确定,现在冯小华情绪仍不稳定,被抓后,他一直不愿吃饭,见人就吐口水。

            被抓后的冯小华有攻击性,靠近办案单位的官方人士说:给他戴上手铐后,只需双手用力掰,手铐被其掰变形;木质的问讯椅子,冯小华双手使劲向上撞击,椅子就坏了。

            为了让冯小华尽快平复情绪,警方已邀请多名精神疾病和心理专家对其作治疗和心理疏导,情绪稳定后,才能做系统的精神鉴定,警方人士称。

            冯益夫妻不解,此前儿子病发从未有过攻击性,为什么要对一个小孩如此残忍。

            “如果可以用我们夫妻和儿子三条命换那个男孩活过来,我们愿意三命换一命。”冯益说,他们夫妻一直希望能到死者家里磕头认错,但又担心自己被打,老伴会无人照顾。

            冯益说,虽然家里没有什么钱,但是他们夫妻今年才54岁,愿意去打工挣钱,尽最大能力来赔偿死者一家,这样自己良心才能好过点。

            罗琪爸爸表示,他们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凶手和他家人。

            罗琪死后,妈妈崩溃了,三天未进食,抱着儿子遗像,说要哄儿子睡觉。

            丈夫为了减少妻子睹物思人的痛,偷偷将贴在墙壁上的罗琪照片和奖状收了起来,妻子发现后疯了般的找出来,一张张贴回原处。

            11月9日上午10点,罗琪爸爸更新朋友圈状态,对从长沙雨花区至街道政府,以及社会各界的关心表示感谢。

            他告诉澎湃新闻,自己没有精力处理事件以及应对外界关注了,已全权委托政府进行处理,他们相信政府。

            命案发生后,冯益夫妻起初还住在小区内,后来记者多了起来,从早上开始到次日凌晨2点多,都有来敲门要求采访的。冯益就带着老伴住到了附近的招待所,夫妻俩说不能再住到女儿新房子去了,担心这件事太恶劣会牵扯到女儿女婿。

          【编辑:刘欢】
          顶一下
          (26723)
  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  (61330)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热点内容
         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